一直被模仿,从来未被超越:美国F110航给战友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

2021-11-24 09:04:43 文章来源:网络

F110是通用电气公司研发的一款传奇航空发动机,整个F110系列的航空发动机,就满足了美*方整个四代战机的需要,如F14、F15、F16等。F110发动机非加力版本还被应用于B2战略隐身轰炸机上,可谓是威名赫赫。这样一款发动机,领先世界多年,到目前为止还没有被超越。就拿太行涡扇10发动机来说,是我国一款较为成熟的发动机,其整体构造和F110相似,但是从参数来看,与F100还有不小差距。

在三代机时代,战机讲究高空高速,看起来对发动机要求颇高,但是其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。在不论寿命的前提下,采用不锈钢机身的米格25甚至能够超过2.5马赫的速度,这样的速度甚至超过了当时空空导弹的速度,但是带来的影响却是发动机几乎飞一次就报废。

进入四代机时代,空战对于速度的要求明显降低,因为导弹技术日新月异,战机速度再快,也无法超过导弹。基本上主流四代机的速度都不超过2马赫,虽然对速度要求不高,但是对于机动性要求却异常严格。以四代机空战的标准,在战斗过程当中要不停从高速和低速切换,以调整位置或者摆脱追踪,脱离战场。而发动机从低速到最高速再回到低速,称之为一个热循环,而这样的热循环在2000小时的飞行时间当中高达10360次,这对于发动机要求极高。

为此,美*方要求各大航空巨头研发适合四代机的发动机,而F110正是从这样的竞标当中脱颖而出,成为美*方四代机标配。F110发动机推力高达14.5吨,推重比7.8,大修时间2000小时,全寿命周期6000小时,这个时间和战机的寿命持平。这样的参数表明F110具有非常强大的耐久性,在整个使用过程当中经济性极高。

此前F15战机装备普惠发动机和F100发动机,因为热端零部件极易损坏,所以大名鼎鼎的F15战机飞过一次以后,就要进行高强度的维护,甚至有的战机发动机叶片直接损坏,使得F15沦为了机库皇后。

采用F110发动机之后,F15才重现辉煌。而F110一直被各国模仿,包括涡扇10。目前涡扇10的推力为14.5吨,推重比8,但是热端寿命1500小时,还无法达到F110的水平。所以说F110一直被模仿,但是从来没有被超越。

来源:科技扒一扒

大河网讯(政务记者朱丽文)11月5日,第八届全国道德模范名单揭晓,戍边烈士王焯冉当选全国敬业奉献道德模范。

王焯冉,男,河南漯河人,1996年10月出生,2016年9月入伍,陆军某部班长,下士军衔。2020年6月15日奉命前出支援加勒万河谷斗争,作为渡河先锋,王焯冉率先跳入冰冷刺骨的河中。当有战友被激流冲散时,他拼力救助4名战友脱险,英勇牺牲。2020年6月,被追认为中国共产党党员。

英雄虽已离去,精神永驻边关!生死与共的坚守感天动地,以身许国的誓言气壮山河。他们一直用自己的精神感染着世人,国家不会忘记他们的事迹,人们也始终会记得他们的身影。

当好先遣传人

王焯冉所在单位,前身是“进藏先遣英雄连”。入伍后,王焯冉在这种红色文化熏陶下,时刻激励自己要赓续英雄血脉,向英雄学习。他从身边的一点一滴做起,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班长。“让我来负责,交给我们班。”这是战友们常听到王焯冉说的一句话。王焯冉牺牲前,在家书中写下这样一段话:“作为英雄连的战士,我应该把老革命的精神传承下去。我是先锋队的队员,我应该冲在第一线。”从这段话中,我们可以找到王焯冉为什么总有那么一股子劲、总是把集体荣誉看得那么重、总是冲在最前头。

5份入党申请书

2018年年初,还是上等兵的王焯冉就递交了第一份入党申请书。说起来,他入党最初还是受母亲杨素香这个老党员的影响。他说:“鲜艳的党旗如熊熊燃烧的烈火暖着我的心窝,我常常梦想着有一天也能站在党旗下宣誓,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。”

2019年1月,王焯冉因表现突出,被任命为副班长。在他看来,虽然已是副班长,但还不是党员,一些任务就没他的份。为此,他递交了第二份入党申请书。同年7月1日,全团官兵在李狄三铜像前宣誓,看着鲜红的党旗,他入党的愿望更加迫切了,回来后就写下了第三份入党申请书。

2020年1月,王焯冉在同年兵中第一个当上班长。当时,连队9名班长中有5名是党员,一些重要任务连队往往优先考虑党员班长带的班,组建突击队也先选是党员的骨干。

王焯冉牺牲前向组织递交了第五份入党申请书。当时,中印边境已多次发生冲突,连队随时可能奔赴一线执行任务,王焯冉再次递交了入党申请书。他写道:“作为一名军人在这个时候正应当挺身而出,我申请上一线,我要和党员并肩作战”,“这个时候递交入党申请书,就是希望组织能在任务中考察自己,就是希望能够以一名共产党员的身份走向战场”。

冰河中的永恒雕像

加勒万河谷发生冲突后,远在50公里外的团队奉命紧急前出。经过约3小时的机动行军,又徒步穿越3道冰河后,凌晨1点多,他们来到距冲突发生地100多米的最后一道冰河前。

为保障部队安全过河,需先拉一条绳子到河对岸,王焯冉、马命、孔祥强3名士官和2名义务兵组成“渡河先锋队”执行这一任务。刚走到河中央,由于水势太急,5人一下子被冲到下游5米多远,还好被一块大石头挡住。险情不断发生,汹涌的河水把他们一次又一次冲散。在岸边战友的帮助下,3名士官先把2名义务兵推上了岸,而后王焯冉、马命又合力把孔祥强也推上了岸。

这时,王焯冉、马命已在河里泡了近半个小时,突然马命脚一滑,河水立马没过了他的鼻子。王焯冉一把抓住他,两人一起被河水冲向下游10多米,直到王焯冉的一只脚卡在了水下巨石缝中才停下。此时两人已近虚脱,王焯冉被紧紧卡住难以动弹。生死一刻,王焯冉大声喊道:“前方任务重要!你先上,如果我死了,照顾好我老娘!”之后竭尽全力,猛地一下将马命推向岸边。

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,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。王焯冉23岁的生命,永远留在了祖国西部边陲的冰河中。他在冰河中的奋力一推,定格为喀喇昆仑山脉中一座永恒的雕像。

来源:大河网

上一篇:确山县公安局开展实弹射击训练吉克斯坦建立联合区域防空系统

下一篇:最后一页
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﹑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,均为惠安热线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。

Copyright © 2000-2020 All Rights Reserved